独家专访壁仞科技创始人张文:做一家自主原创型伟大公司

独家专访壁仞科技创始人张文:做一家自主原创型伟大公司

  • 发布时间:2021-07-08 16:48
  • 访问量:

【概要描述】做芯片是几十年的大计,而对于取得了不错开局的壁仞科技,长跑才刚刚开始。

独家专访壁仞科技创始人张文:做一家自主原创型伟大公司

【概要描述】做芯片是几十年的大计,而对于取得了不错开局的壁仞科技,长跑才刚刚开始。

  • 分类:新闻中心
  • 作者:中新网上海
  • 来源:中新网上海
  • 发布时间:2021-07-08 16:48
  • 访问量:
详情

壁仞科技创始人张文

公司名字“壁仞科技”的缘起

 

  本文转载自中新网上海,记者:李佳佳

 

曾经有投资人对张文说:“你做什么我都投,哪怕做餐厅,但做芯片要慎重考虑。不过如果你决定了,我还是会全力支持。”显然,张文没“听劝”。

 

张文,壁仞科技创始人、董事长,此前他更为人熟知的头衔是商汤科技总裁。

 

就在今年3月底,通用智能芯片公司壁仞科技宣布完成B轮融资,累计融资金额已超过47亿元人民币。对于一家成立仅一年多时间的中国公司来说,这已经创下该领域融资速度及融资规模的纪录,壁仞科技也成为该行业成长势头最为迅猛的“独角兽”。

 

在2021世界人工智能大会前夕,中新网记者独家专访张文,聆听智能芯片“新赛道”上的中国声音。

 

“大神”级初创团队 磨合最考验智慧

 

如果说阿里巴巴有“十八罗汉”的话,那么壁仞科技就有“三十金刚”,他们全都可算得上是业界鼎鼎大名的人物。

 

“我们公司前30位都是可以单独创业、轻而易举就能找到投资人的。但单打独斗只能做‘小芯片’,要挑战世界级的技术难题,打造一个‘伟大’的企业,必须团结起一群拥有高技术水平和丰富经验的人,组建一个上千人的团队。”拥有一个如此“吸金”又“吸睛”的团队,对张文来说既是幸事、优势也是一个“甜蜜的烦恼”。“管理这么多优秀的人才,如何把他们磨合好是非常考验智慧的”。

 

如果说在创业之初,这帮牛人里面张文一个也不认识或许很多人都不相信,但事实就是如此,“创业的时候我甚至认为只有1%的机会可以成功”。

 

彼时,张文请一位哈佛师弟给他列出了一张名单,如何将他们招至麾下,则是张文“一个一个去谈来的”。

 

“事实上我也是很幸运的,这30个人都很有信念,这构成了我们公司的基石”,张文说。技术人员有技术人员的短板,这个短板很大地体现在了个性上,“搞技术最常见的问题就是容易对自己的技术路线过分自信,不愿意接受他人在技术上的‘质疑’,而刚开始的时候大家都出现过这样的问题。这时候共同的信念很重要,大家在一起做事并不是为了赚多少钱,而是把每个板块都做得更强,正是这样共同的信念让我们坐在一起,如果没有这种信念的话,可能当时我们就四分五裂了。”

 

虽然说高速发展能够掩盖创业公司的很多问题,但磨合期仍是壁仞科技要面临的最大考验。“比如说我们有的合伙人看上去非常激进,很喜欢挑战最艰难的技术,但有的合伙人就希望稳扎稳打,两个风格都对,你不能说他们哪个是错的,也许在某个时间点可能需要很激进的方案,但在某个时间点可能需要很稳扎稳打的方案,这时候我作为决策层需要做一个很深入的调整,这对我的智慧是一个巨大挑战。”目前,经历第一颗芯片的打磨,团队人员已得到了很好的整合,并开始高效率释放团队能量。

 

投入大风险高 人才资本资源密集缺一不可

 

张文曾说过“现在是做通用人工智能芯片最好的时代”。何为最好,又为什么是现在?

 

传统芯片在国外是一个黄昏产业,因为它的核心技术基本都被几个大公司所垄断。人工智能芯片则不然,“这一代的理论和架构都还在探索中”。

 

对于芯片行业而言,资本与人才的密集是成功的必要条件。虽然目前在资本市场上,芯片初创公司极受青睐,但这是一个投入大、风险高的行业却是毋庸置疑的。张文说:“壁仞的成长速度已经让产业认识到这个赛道很贵、非常贵,仅靠1亿美金就进入这条赛道是非常不成熟的想法,这是一个10亿美金的赛道,一个艰难的赛道。并且这也是一个‘赢者通吃’的赛道,最终能生存下来的也就一两家,所以这也是一个风险极大的赛道,需要有眼光有远见的投资者们集合重资本来培育。”

 

除了资本密集,它还属于人才密集型产业,且是高端人才密集型产业。“大芯片需要每个点都很强,它就像水桶里的板,如果其中一个板短了,桶里的水就全流掉了,其他板再高也没有用。”在一年多的时间里,壁仞科技已组建了一只超过450人的研发团队,预计今年底达700人,覆盖硬件、软件、芯片系统等全技术生态环节,其中硕士以上学历逾85%,并且大部分是拥有多年行业经验的“老兵”。

 

此外,芯片行业还是一个资源密集型产业,一块芯片生产出来以后需要众多生态去支持,“这就好比修一条高速公路,你修得再漂亮,没有车子在上面跑,这是没用的。英伟达的芯片好,是因为全世界有200万人在上面编程开发,这个生态才得以形成。”张文说,“东西做得再好,别人不用你,肯定也不行。所以我们从成立之初就很重视打造自己的生态系统,希望既要兼容又有创新,为我们芯片的落地提供强大支持。”

 

眼下,芯片行业背靠着中国巨大的内需市场,拥有众多结构化的数据场景应用,奔跑在独立赛道上,无疑具有极大的想象空间,这也是激发资本蜂拥而至的一大原因。

 

会有泡沫吗?“未来肯定会有,但不一定就是坏事”,回望上世纪美国互联网科技崛起时,当时很多人都不看好苹果,认为其作为泡沫经济的产物无甚价值,可如今苹果已是全球第二家2万亿美元市值的伟大公司,更遑论当时还造就了一批诸如Facebook、谷歌这样独角兽。“泡沫不见得就是坏事,关键看怎么引导,泡沫可以带来人才和资本的吸收,凭借天时地利把资源占好,加上一流的团队,事情就能做成。大浪淘沙,有能力生存下来的,就可能成为一流的公司。”

 

今年流片明年商业化 做自主原创型伟大公司

 

通过采用高端封装技术,壁仞科技的第一款GPU芯片定位高端通用智能计算,具备高性能、可拓展性、可虚拟化等特性,支持云端训练和推理,目前已经到了收尾阶段,预计将在今年流片。

 

英特尔在1971年定义了CPU并一度统治半导体行业40年,英伟达在1999年定义了GPU,并在2020年市值首次超过了英特尔,那么尚处于“起步期”的壁仞科技是如何定义自己的呢?“在我看来,壁仞将来要成为一家伟大的公司,一定是一个走自主原创型的,有能力去定义市场,并制定行业标准的公司”,张文说。成立仅一年多,壁仞科技已申报逾70项相关专利,10余项集成电路布图和计算机软著登记,技术创新成果斐然。

 

从研发伊始,壁仞科技就做好了前瞻性规划,所有的产品都与生态密切的配合,同时也无限接近客户,与供应商、生态合作伙伴早早就开始沟通,对于客户的需求也分析得非常透彻,“我们会贴近他们去解决痛点,而不是产生特别超前的东西”。

 

从LED芯片到人工智能,连续创业的张文,对脚下的这块土地很有感情,他同时也是上海“白玉兰纪念奖”的获得者。“上海是法律机制非常完善的地方,同时IC设计的人才也大部分集中在这里,在某种意义上讲,它比一般说的国际化还要国际化。”

 

眼下,随着首款芯片进入收尾,明年有望大规模商业化,壁仞科技的第二款芯片已经开始启动架构设计,并将逐步推出面向智算中心、云游戏、边缘计算的GPU芯片。

 

做芯片是几十年的大计,而对于取得了不错开局的壁仞科技,长跑才刚刚开始。(完)

 

关于壁仞科技

壁仞科技创立于2019年,致力于研发原创性的通用计算体系,建立高效的软硬件平台,同时在智能计算领域提供一体化的解决方案。从发展路径上,壁仞科技将首先聚焦云端通用智能计算,逐步在人工智能训练和推理、图形渲染、高性能通用计算等多个领域赶超现有解决方案,实现国产高端通用智能计算芯片的突破。

近期新闻

壁仞科技与浙江大学共建联合创新中心

壁仞科技与浙江大学共建联合创新中心

壁仞科技与浙江大学上海高等研究院正式签署战略合作协议。
2021-10-26
胸怀“中国芯”使命,「壁仞科技公益行」正式启航

胸怀“中国芯”使命,「壁仞科技公益行」正式启航

「壁仞科技公益行」正式启动,“中国芯”代表企业主动担当更多社会责任。
2021-10-22

联系我们

这是描述信息

招贤纳士

公众号二维码
这是描述信息

 版权所有   ©   上海壁仞科技有限公司   |    沪ICP备19047354号